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军留守省河,力保抚州,江军在局势渐稳中被解散?

未知 2019-05-10 10:52

导语:江军留守省河,力保抚州,江军在局势渐稳中被解散?

1860年以后,当太平军主力基本撤出江西而在李秀成等指挥下转攻长江下游的江浙地区时,江西的防剿形势进入了较为平稳的局面。1861年秋,曾国藩将江军陆师全数裁撤,但考虑到临近江浙地区的防剿形势仍不明朗,决定将江军水师暂缓解散,以增加省内江湖水面的防守兵力。 1861至1862年,闽浙总督和浙江巡抚都多次肯请朝廷通过曾国藩命令刘于浔调动江军水师向东救援,但这些请求遭到了江西巡抚和曾国藩的共同反对,他们都强调刘于浔的江军与江西本土之间的紧密联系,认为将这支部队调出省境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曾国藩为阐明其中的原委还于1862年2月奏上《刘于得未能赴浙片》一摺,

在曾国藩的一再坚持下,清廷最终还是同意将刘于浔的江军水师留驻省内。仅一年后,事实便证明了保留江军水师并将其留驻省内是十分必要的。1863年3月,刘于浔率领江军成功击退了由安徽前来偷袭省河的一股太平军,稳定了省内的防剿局势。但这次偷渡省河的行动只是一个太平军反扑过程中的一段小插曲,更严峻的考验正在步步逼近。

1864年1月,太平军将领李世贤、李秀成为挽回在江浙战场上的劣势,计划“踞抚建,以图江西”,于是联合十六伪王,纠集三十万人自高淳出徽宁,分道进入江西。4月14日,太平军以数十万人之众包围了抚州城,并开始由文昌桥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刘于浔在南昌士绅燕毅、其弟刘于浔的配合下完成了战前的所有部署后,亲督江军水师投入到激烈的守城战斗中。经过五天五夜的靡战,太平军遭到重创,被迫退出抚州,“狂窜金溪”。抚州城解围后,绅士民众为纪念刘于混为力保城池不失而作出的贡献,在文昌桥头为其树立了一块纪功碑。

1864年5月,李侍贤在抚州战败后,退扎南丰,并打算分扰崇仁、宜黄、金溪等县,不久后再次合并倾巢而出的浙省残余太平军,试图攻占抚州。这次刘于浔仍然担当起了守城防堵的重任。 6月,被困多时的崇仁等地太平军从上顿渡突围,试图威胁江军水师大营的后路。刘于浔指挥江军将领施从善、郭子奇、熊克胜各部将其前后包围后击溃,顺利平定了上顿渡的局势。

?7月1日,刘于浔与统率霆字营前来助剿的鲍超商议,决定联合起来乘胜追击,一举剿灭浒湾之贼。在刘于浔鲍超的联合围剿下,浒湾之贼四处败窜,经过两军的一路追杀,将东乡、崇仁等地一并克复。恰在此时,传来了湘军攻下太平天国都城天京的捷报,10月,从天京突围出来的幼天王洪天贵福及洪仁歼也在江西石城遇害,自此,历经十四载的太平天国运动在清军和士绅武装的联合绞杀下告以失败。

1864年8月,刘于浔率领江军从抚州回到了省城南昌,此时他已年近六旬,由于连年统军防剿各地,终因不堪劳累而病倒。严重的哮喘和肺病使他几乎陷于卧床不起的状态中。刘于浔本以为在发逆之乱业己平定之时,才以安心在籍休养,但随之而来的甘肃回民叛乱显然是身为甘肃按察使的他所必须承担的一项重任。此前在1862年6月,当刘于浔第一次面临远赴甘肃上任时,他已经通过曾国藩上奏朝廷,强调“浙氛未靖,江西边境时时戒严,恃刘于得浔水师巡防河面……而该军多系江西土著,亦无员可以接管”。在曾国藩的极力挽留下,清廷同意刘于浔“暂留江西办理防务,侯邻境稍纤,即行驰赴新任。”这时,当清廷再次有意将他调往甘肃时,他则通过江西巡抚沈葆祯的关系竭力推辞,沈葆祯为他摆出的理由是“新病益加,旧病增剧,必须逐渐施治,久乃有效,倘再作劳,必成瘫痪。”这样,朝廷又一次着准其仍留江西,带兵防剿。

1866年,刘于浔“养病仍未起假”,江军水师“炮船分守各河如故”。1867年,刘于浔督令江军水师“仍旧防河”,而且“以江西一律肃清,嘉奖成劳,特予三代一品封典”。但是江军水师这种相对平静的防河缉拿状态并没有长久的维持下去,年刘于浔“以事件廷臣被勃”,有官员指责其江军水师在厘金征收过程中“虚糜晌铜,弊端丛生”,原本为此而必须受到严惩的他,通过江西巡抚刘坤一的说情而被朝廷免于议处。但刘于浔为此必须付出的代价是撤消江军控制的所有厘金征收站,并把江军水师“另委妥员接管”。在此过程中,刘于浔“察请将江军水师另派道员何应棋统领,并将将牟、兵勇花名册,大小炮船、旗帆、器械、军火粮晌移交明白”。自此,刘于浔正式引退归籍,江军在这场弹勃风波中宣告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