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工业4.0怎么玩 凭什么是德国的工业4.0

未知 2019-10-16 15:13

  全球智造资源平台、智造大讲堂创始人,海尔集团供应链制造工程技术总监智能制造负责人,施耐德电气亚太工业战略部署总监,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总体技术经理--曾玉波参与公开课,传授工业4.0怎么玩?,以下是授课记录。

  首先工业4.0是德国面向未来工业发展的战略。

  属于德国20个高科技战略中的一个。

  在2011年11月被德国政府采纳为高科技战略2020行动计划的一部分。它于2011年1月由科学研究联盟(FU)通信促进小组发起。工业4.0工作组在2012年1月和10月间在德国国家科学与工程院的协调下出台了初步实施建议。工作组主席由Robert-Bosch GmbH公司董事会副主席Siegfried Dais博士和国家科学工程院院长Henning Kagermann教授担任。2012年10月2日,所提建议于柏林生产技术中心举行的工业科学研究联盟的实施论坛上作为一份报告提交给德国政府。再下一阶段,将通过工业专业协会BITKOM,VDMA和ZVEI最近成立的并有自己秘书处支持的工业4.0平台下的一些工作组,将出台更进一步的实施办法。

  2006年以来,德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德国建立部门间高技术战略协调机制,推动德国的研究与创新工作,其目的是通过技术创新确保德国的强有力竞争地位。这几种体现在目前的在高技术2020战略,聚焦在五个优先领域:气候/能源,健康/饮食,移动性,安全和通信。该战略围绕一些战略方案,使工业科研联盟瞄准十到十五年的具体中期科学和技术发展目标。这些举措都制定了具体的创新战略和实施路线图,旨在使德国成为向全球性挑战提供解决方案的领导者。

  我本人是在海尔从事智能制造工作期间接触到工业4.0的。

  当然,在海尔智能制造是我们公司的供应链和制造的战略。

  实际上,我们认为工业4.0是我们从事智能制造实践的一个很好的战略指导。

  既然是战略,德国必然是有其目的的。

  实际上德国在机械制造、装备制造和IT技术上面是很有优势的,是这块市场的领导者。但是德国仍然有他们的危机感。

  目前90%的创新都来自于欧洲之外。

  所以德国希望通过一个新的战略来保持其制造业的竞争力,同时激发他们的创新。

  第二,讲一下工业4.0是最新技术与理念的深度融合。

  德国人希望通过工业4.0实现两个策略。一个是继续保持机械和装备以及IT的供应商的领导地位,第二是为了使德国的制造业在继续保持其市场主导地位。

  他们提出了三个集成来实现这两个策略。

  1. 通过价值链及网络实现企业间横向集成。

  2. 贯穿整个价值链的端到端工程数字化集成。

  3. 企业内部灵活且可重新组合的网络化制造体系纵向集成。

  对这三个集成的理解就是如何去朝着4.0的方向走的理解。

  这3个集成所需要的基础就是我们一直以来说的很多人听不懂的概念,叫做CPS,网络物理系统。

  这个网络物理系统在制造业内部实际上是把所有的资源、设施、设备、人、产品等等进行互联,形成一个大的网络。

  所以,我们会去说工业4.0的基础是物联网、互联网和服务联网。

  在第一个集成中更强调的是通过CPS来实现全价值链的打通和协同。

  在第二个集成中强调的是整个从用户到开发到采购到制造到交付的端到端的打通。

  第三个强调的是在整个企业中的管理体系的垂直打通。

  这样我们就会很清晰的意识到,这样做带来的价值将会是。1.整个价值链的效率的加强。2.端到端的打通会使得我们的整个产品或系统的开发或者服务周期会大大缩短。3.如果整个企业的垂直打通做得好,并且企业内部的可以被灵活配置将会得到效率的大幅度提升一级实现灵活、柔性,最终实现个性化定制。

  那么在这里面其实也就孕育着加大块的发展。。实际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其发展趋势。

  第一就是工业与互联网的融合。

  海尔做了网上商城、小米等等。。这就是把工业与人连接形成更好的CPS的雏形。

  在就是未来PLM的集成化,实际上价值链上的相互协同我看来主要依靠两大体系,一是产品开发体系,和价值链上的伙伴共同开发,再就是供应链体系,形成上下游供应链关系。

  那么未来依托众多企业合作开发的PLM系统会是一个趋势,比如波音787,就是由众多的企业共同开发的,这就是价值链的整合。

  对于供应链的整合其实应该是我们目前的ERP的继续深入,变成一个价值链的ERP。

  对于第二个集成,如果说我们基于价值链的PLM可以更好的集成了,那么基于此的更多的工具将会在其上发挥作用。

  主要是一些虚拟设计和虚拟仿真方面。

  会被更好的集成到第二个端到端的集成中去。

  好,我们再来说一下很多人更关心的自己的企业内部。

  所谓的垂直整合更多还不仅仅是企业的自动化和信息化。

  再这个基础之上如何形成企业内部设备和资源的灵活配置从而实现个性化定制其实是一个很核心的话题。

  在我看来德国朋友也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答案。他们和我们都在探索。

  具体来说还是得从生产制造的流程以及物料配送的的灵活性柔性上去思考。

  我们看到过一个案例比较接近这样一个概念。就是哈雷摩托。

  他们每天要生产1200台不同型号的摩托车,每一台都不一样,都是定制的,他们的工艺流程设计以及配合它的工厂、车间、产线完全不一样。

  从我们现在的研究来看,工业4.0应该是有一些基础性的标准,但是从模式以及实现上并没有什么标准。

  我个人认为即使是在工业4.0提出之前很多人都已经在围绕这样的理念在去实践了,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依托的就是现在各种即使的飞速发展,以及他们自身的创新能力。

  所以我的第一个主题是工业4.0是自然生产出来的结果。只是现在我们还需要更大的社会力量来推动。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北京的高峰论坛上的演讲是凭什么是德国的工业4.0。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