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悦读周刊 · 文苑】大槐树下问祖

未知 2019-12-28 09:55

从小就听过这首民谣:"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可我本身就是山西人呀,似乎这移民事与我无关。长大后,知道太爷爷辈是从河南逃荒到山西的,这问号又一直常驻脑中。

刚过清明到的洪洞,大槐树祭祖园人群熙攘,还留有很浓的祭祖气息。进园的右手边有三组移民情景雕塑,回顾了移民的起始终了。雕塑吸引我的不是它栩栩如生的艺术价值,而是它对珍贵历史的再现,使像我这样对明初大移民不甚了了的人,对这一历史事件有了形象的认识。

第一组雕塑说的是我们安徽凤阳出的皇帝朱元璋正拍板做出从山西移民的决策,从中可以理解经过元末农民起义改朝换代的残酷战争,加之当时严重的自然灾害,京津冀及中原江淮地区,人力资源消耗殆尽。有点出乎意料的是,山西移民前两次的落户地都是朱元璋的家乡凤阳;再以后,更大批量的移民落户地才是河南、河北和山东。河南是问鼎中原之要害,经历战争惨祸最烈,加上水灾蝗灾,往往一村人十去八九。今天的河南人绝大部分是从山西移民过去的。所以,每年清明到大槐树下祭祖的河南人最多,常常数以万计。另两组雕塑反映了移民难离故土的恋恋别情和移民在他乡生根繁衍依然思念大槐树的故园情结。

当年的大槐树早已作古。遗址上立有碑亭,碑刻 " 古大槐树处 ",碑前有香案,案上摆大香烛。香烟缭绕中,一张张神情庄重的脸,被带回到六百年前 ……

大槐树后近十米高的石经幢,是广济寺原物,至今已伫立了八百年。这偌大的祭祖园里,唯有它见证过大槐树下,前后五十年,移民约一百六十多万,迁徙地包括全国各地——这世界罕见的移民史。

让人欣慰的是,大槐树根脉繁衍的二代三代槐(也有四百年、一百年)依然茂盛。青翠的嫩枝叶上挂了许多红布条和中国结,是天下华人来此祭祖的共同心愿表达:根在大槐树下,期盼大槐树继续荫庇万家于祖国八方。

让洪洞名声远播在外,除了大槐树,还有一出戏《苏三起解》,其中有句戏词 " 洪洞县里无好人 ",让世人耳熟能详。实际上,这大千世界哪里都有好人,哪里也都有不好的人,这是一般常识。祭祖园里现在每天有三出情景剧轮番表演,我看的正是《苏三路过大槐树》那段:苏三被解往太原重审,路过大槐树下,老差役同情苏三给她开枷,苏三为她说出的 " 洪洞县里无好人 " 道歉。这后缀的意思实在有点多余,如果洪洞县里都是坏人,他的子孙还能繁衍过亿,遍及世界呀!

可容纳万人的祭祖广场和面阔过百米、进深超过五十米的祭祖堂及两侧的望乡阁、溯源阁,显得格外恢弘大气。

祭祖堂上收有一千二百三十个由此迁出的姓氏牌位。于密密麻麻的牌位中找出自己的姓氏,还真不是一件易事。请工作人员帮忙很快在编组四号龛台寻到,工作人员还送来三支香给我祭拜先祖。走出祭祖堂,我没有再去溯源堂翻找族谱,我们家重回山西是个逃荒户,近代就没有个家谱,要续上原来山西的老姓族谱几乎不可能。但在祭祖堂上找到自己的姓氏,对我和我们的家族是个安慰,毕竟坐实了我们确是大槐树下移民的后裔。

望乡阁小歇。工作人员给我沏茶,说这是免费提供给回乡祭祖人喝的,听了心头一暖:这意在饮水思源呀。我和她们探讨我从过厅门楣上抄录的诗:" 生生死死说前因,同是杨侯国里人;莫道渊源无考证,私家记述最为真。" 这杨侯国何意?她们解释,杨侯国是洪洞的别称,西周时是个杨姓封侯的属地。解开了心中的疑惑,又请工作人员续了一壶水,慢慢啜饮,细细品味这 " 根 " 的源味。

□侯宏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