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成都美女拍猫视频 一年来团队仅靠流量分成就赚了90万

未知 2019-07-09 11:05

钟女士与“陈皮”

从左至右为“杜甫”“李白”“陈皮”“中分”

大家好,我们是来自成都的四只猫,分别叫“中分”“李白”“杜甫”“陈皮”。我们“出道”拍视频,不仅挣够了自己的口粮,还带领我们的“铲屎官”共同致富。你说,我们厉不厉害?

拍猫视频具有市场需求量高、投入高、产出不一定高的特点。两年前,这四只猫的主人——钟女士一眼看中这个有风险的项目。她和团队坚持了下去,取得了成功,在B站,120条视频弹幕长期满屏;全网30个平台,粉丝总计达1500万。

很多粉丝说,它们的铲屎官靠“撸猫”实现了财务自由,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生活。殊不知,拍猫视频也有心酸——没有猫能随随便便成功。

台前:

4只萌猫,集万千宠爱

猫老幺大名“陈皮”,是原产自美国的曼康基短腿橘猫,出名早,才两个半月的时候,就火了。《小橘猫第一次打针,嘤嘤嘤还咬人》,这条标题的视频,把“陈皮”去年夏天到医院打疫苗的经历,压缩在4分46秒里。这只“小短腿”,收获了许多爱猫人士的喜爱。

流量担当“陈皮”还有三个兄弟伙:老大“中分”,中华田园奶牛猫,有点“霸道”;老二“李白”,英短银渐层,有点“心机”;老三“杜甫”,美短起司,有点小帅。

四兄弟相继出道合作两年来,彼此成就,已是猫视频界的“名角儿”。全网30个平台,它们累计吸引了1500万名爱猫人士。

不过,据其“铲屎官”钟女士向记者透露,四兄弟在执行拍摄工作期间,长期开小差,拒不服从剧组安排,私生活也调皮捣蛋。对此钟女士也很无奈,感叹自己年纪轻轻就当了“妈”:“一点不比养孩子轻松”。

幕后:

9人团队,每三四天一个视频

5月21日午后,记者来到四兄弟的“片场”:成都二环边上某小区,一间装修精致的130㎡房子。今年年初,四兄弟流量变现后,携剧组搬进这里。

四兄弟“铲屎官”的助理带记者上楼,进门时看到的场景,让也身为“铲屎官”、总计养了5只猫的两名记者开了眼界:猫的跑步机、猫的画像、成堆的大小玩具、一整墙猫的衣物柜、一间猫专用厕所……据钟女士估计,日常开销加上这一整套,花费约20万。

见到陌生人,“中分”和“李白”分别躲进卧室和电脑房,“杜甫”躲在了沙发底下,“陈皮”则一路追着逗猫棒玩,只有背后的团队在全心服务。钟女士负责策划和主持,男朋友陈先生负责运营和商务,助理辅助摄影,再加上后期、运营的四个女孩及其他工作人员,一共9人。

工作量并不低,每三四天要出一个视频,从策划选题、前期拍摄、后期剪辑到对外洽谈,团队从早忙到晚,将四兄弟推向国内外各大视频、社交平台。

玻璃柜里,摆着数十个奖杯和证书,分别来自今日头条、网易、B站等。钟女士说,他和男朋友学影视动画出身,刚开始两个人做,走红后专门成立了公司,一直在做自己的MCN(注:MCN:一种多频道网络的产品形态,在资本的有力支持下,保障内容持续输出,从而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

盈利一年以来,他们仅靠流量分成就赚了90万。品牌商家洽谈广告的电话也不断打来。

父母:

从反对,到默认,再到支持

从小就喜欢捡流浪猫回家的钟女士,立志生活独立后要长期养猫,因为热爱开始拍猫视频。

当时她还没毕业,比她大两届的男朋友陈先生已有创业经验。“第一次拍摄,前期做了大量功课,看了大量案例,也走了很多弯路。”那是一次计划周密的拍摄,用心剪辑,但结果却让二人失望,拿着手机一再刷新,观看数据却疲软不前,但他们尝试着又拍了几条。

“第一年,粉丝从0到10万是最困难的,我们整整一年没有收入,靠父母接济。”钟女士说,那些日子她天天都在想放弃,“和父母一打电话就吵架。”另外,此前养的两只猫也相继因病去世,受到部分粉丝指责。父母和粉丝的压力,让她心生去意,一度停更视频一个多月。但让钟女士欣慰的是,直到现在还有粉丝在网络上纪念那两只猫咪。

直到2018年初,某品牌找到钟女士打了第一条广告,收入5000元,意义重大。她回忆时大笑起来:“5000可是一笔巨款,不然都没办法过年。”2018年夏天,刚断奶的“陈皮”加入剧组,爱猫人士尤爱幼年猫,连续几条视频在各大平台刷屏,两三个月时间收获了几百万粉丝。

父母的态度,也从反对、默认,转变到现在完全支持。“来就会夸‘中分’好乖啊,饿不饿呀?”钟女士说,现在钟妈妈看到她发的视频后,会第一时间分享到朋友圈。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拓

摄影记者 刘海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