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外国打井用上“中国制造” 好成绩盼政策助推

未知 2019-07-18 10:53

  与失去的十年不同,经济的迅猛发展和能源的供需矛盾让今天的中国站在了世界舞台的中央。国内国际能源消费结构现状表明,到2030年前,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和能源消费国。未来20年,全球超过60%的煤炭需求净增长、20%的天然气需求净增长以及35%的非化石燃料需求净增长预计都将出现在中国。这一次,我们能抓住机遇、突出重围,做真正的主角吗?

  把远景资源量变成实物靠装备,实现大规模商业化生产还是靠装备。不得不引起重视的是,相比最近点击率很高的能源对外依存度话题,我国能源装备的对外依存问题曾长期被忽视。回顾过去10年不难发现,美国通过页岩气革命再度成为能源转型的引领者的过程中,核心技术、装备制造能力和市场经济意识是其每每抢占先手的利器。

  外国打井用上中国制造

  那么,中国装备制造商在走出去开拓国际市场方面的表现如何?

  2012年1月,成为中国首家为北美页岩气压裂作业提供全套压裂车组的油田设备制造商;2012年11月,制造出中国最大管径连续油管设备,为加拿大油田服务作业;2013年2月,中标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11.19亿元人民币大单来自山东烟台的杰瑞石油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用一组飞人博尔特般的业绩做出了回答。

  虽然制造油田装备的时间不长,但杰瑞目前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固井设备制造中心之一,固井设备销量居世界第一。2001年以来,杰瑞凭借持续创新能力,突破一个个技术封锁和壁垒,迅速成长为国内领先的高端油田专用设备提供商。依靠创新、安全、可靠的设备和专业的技术服务,杰瑞跻身国际高端市场,建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2010年2月5日,杰瑞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集团国际化水平再次提升。2011年起,杰瑞连续两年被评为福布斯中国最具发展潜力上市企业、中国中小板上市公司价值50强企业。

  目前,杰瑞自主研发制造的压裂成套设备、系列固井设备、连续油管作业设备、液氮泵送设备、智能排管系统等产品已成功销往北美、南美、中东、东南亚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众多国内外知名石油公司、石油服务公司的合格供应商和战略合作伙伴。

  我们要向世界证明,中国同样能制造出世界上最好的能源装备!站在欲将中国油气压裂作业带入全新涡轮时代的阿波罗型压裂车前,杰瑞集团副总裁姜晓宝发出了中国声音。

  今年3月,杰瑞推出世界首台4500马力涡轮压裂车,它也是目前全球单机功率最大的压裂车,使得中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之后,世界第三个拥有自发研制的涡轮装备的国家,同时标志着中国在能源关键装备上取得重大突破。

  觊觎已久的中国市场

  如今,全球页岩气开发的中心正在迅速从北美向中国转移,中国将成为国内外油气装备同台竞技的最大舞台。

  为何国内页岩气市场长期打不开?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王敏认为,我国能源行业的行政垄断和自然垄断导致有些国内垄断企业的效率低下。

  那么,高端装备非自主化在垄断形成过程中起了什么作用?

  国外技术的封锁导致我国页岩气开采技术难以实现跨越式发展,与此同时,我国能源装备制造呈现出低端过剩、高端依赖进口的尴尬局面。美国一般只向中国出售二手的或已经淘汰的钻机,国外公司的高端装备对中国更是只租不卖。为按时完成国家非常规油气规划的要求,国内企业不得不硬抗着每天高达十万元至百万元的天价租金压力。这种不计成本的投入,一般的中小民企根本承受不了。

  页岩气开发具有高风险、高投入、高技术、回报期长的特点,加之我国原有的技术产品几乎都集中在三桶油,因此,没有上下游管道的中小企业自然在竞争中自动退出。

  近年来,很多国内能源装备制造商跑到国外谋发展,是因为国内的环境不好吗?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问题,用中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朱凯的话说,就是中国发展页岩气到底是一个政治目标,还是一个经济目标?

  目前来看,国有页岩气产业已经把开发当做政治任务了。朱凯坦言,究竟是按照页岩气产业规律按部就班的发展,还是通过政府的努力调整一些市场机制、产业发展规划来实现优势产业的发展,两者谁更有利,业界至今没有定论。

  虽然充满变数,但朱凯对我国页岩气开发利用的未来充满信心:目前最需要的是针对中国地质条件的技术路线和装备,必须要有我们自己的特点。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做得还是不错的,目前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他的信心并非凭空而来。

  涪陵一出天下白

  涪陵这个以榨菜闻名全国的重庆城区,最近因中石化高调宣布其在该地的页岩气田提前进入商业开发阶段,并计划在2017年把涪陵建成国内首个年产能100亿立方米的页岩气井(相当于一个1000万吨级大型油田),而在能源领域火了。

  继美国能源信息署(EIA)近日将页岩油重地加利福尼亚蒙特利的可采储量预测值猛砍96%之后,8月初,我国国家能源局将2020年页岩气全国产量下调至300亿立方米,仅为《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的一半。这些举动令市场对页岩油气的反应一度冷淡,但涪陵的成功依然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页岩气开发的关键技术装备难点主要体现在钻井的水平井开采和压裂技术方面。据8月6日第三次重庆涪陵页岩气开发利用工作推进会上传来的消息,中石化目前在涪陵共开钻114口井,日产气量333万立方米、日销售量320万立方米,累计产气量已达6.77亿立方米、销售量6.5亿立方米,目前已建成年产能14.17亿立方米的气井组,今年将实现25亿立方米产能的既定目标。这意味着中石化目前在涪陵投产的页岩气井全部获得成功,我国已经掌握了这方面的技术。

  今后开发页岩气,经济性也是要重点考虑的一个方面。中国石油石化设备工业协会首席顾问赵志明算了一笔账:起初,我们打一口井的成本要1亿多元,后来降到1亿元,再后来降到8000万元,现在可能在6000万元到8000万元之间,但这仍远高于美国平均200万元到3000万元人民币的开采成本。虽然存在两国地质环境不同等客观因素的影响,但我国高端装备技术受制于人,缺乏适应本土气藏特点的装备,也直接导致我国非常规油气开发成本居高不下。

  在2014中国能源峰会上,有中国工程院院士提到,下一步,我国开发页岩气能不能成功,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取决于装备水平。

  坚持走自己的路

  特别是2010年以后,相对于北美,我们取得了快速发展。杰瑞能源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叶登胜的话印证了赵志明的观点。从引进学习到自主创新,从直井到水平井再到水平井组,从单井压裂到多井压裂再到现在的工程化压裂,这些年来,中国页岩气行业克服了重重阻碍,不断追赶美国的脚步。

  北美页岩气的勘探开发为全球树立了典范,但是我们只能借鉴,不能照搬。叶登胜认为,历经几十年,我国民营企业都发展起来了,如何结合我们的特点,把装备、研发和现场操作结合起来,把技术和经济结合起来,综合性地考虑制订每个区块、每口井的施工方案,这是相关单位和相关人员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必须把握4个结合,即地质与工程紧密结合、室内与现场紧密结合、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技术与经济紧密结合。

  中国页岩气井场环境面积小、交通不便的通病,使企业无法顺利效仿北美推行的工厂化作业模式,这成了阻碍我国页岩气发展规划实施的绊脚石。作为中石化涪陵页岩气完井和压裂设备的主要供应商,2013年10月,杰瑞率先在全球范围内推出小井场大作业成套页岩气压裂解决方案。

  而此前一直保持全球单机压裂车功率记录的3100型压裂车,正是这一新概念解决方案中的核心设备之一。叶登胜介绍:杰瑞是国内第一家成功研发130bbl闭式混砂车的企业。最新研制出的240bbl闭式混砂车,增加了离臂和高效纤维两大系统,可以实现先进的脉冲加砂塞压力工艺。与常规混砂车相比,240bbl闭式混砂车占用井场面积更小、拥有更大的单车总排量,且两套系统可互为备用,使现场管线链接更容易。

  通过大幅提升压裂泵送设备单机功率密度的方式,小面积的中国井场实现了大规模工厂化作业。目前,小井场大作业已成为解决我国非常规油气开发难问题最有效的方案之一。

  好成绩盼政策助推

  中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开局能否取得良好效果,政策扶持的作用不言而喻。赵志明认为,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成功不能只归功于高度开放的市场、优越的自然条件,政策的助力也是功不可没的。

  总体来说难度比较大是业界对我国页岩气开发利用的一个共识。首先,我国的页岩气井深普遍要比美国深,美国大概为1000多米,我国的很多井在三四千米;二是压裂作业需要大量的水,但我国页岩气富集的地方大多缺水;三是美国的页岩气井多集中在平原,我国则多是在山区,美国打一口井有时能使用60台压裂车,而我们一般只能使用十几台;另外,我国对页岩气开发的环保要求也越来越严格。

  赵志明说,即使对三桶油这样的大公司来讲,页岩气开发压力也很大。地质条件、开发工程条件和国情的不同,意味着需要大量适应中国特点的装备。因此,我国页岩气的勘探开发模式和相关政策扶持,也应该与国外有所差异。

  我国的相关政策规定,2012年~2015年,中央财政对页岩气开采企业给予每立方米0.4元的补贴。虽然很多人认为补贴标准制定的过低导致行业发展缓慢,但赵志明认为,页岩气勘探开发要想取得快速突破,关键还是要固本,也就是抓核心技术和装备。为此,他建议从税费的减免和设立科技专项两方面入手,支持引导企业自主创新。

  在实现规模开发以前,对页岩气开发新技术、新工艺研究的费用要参照煤层气税费给予财税优惠。对2020年以前企业在非常规天然气领域投入的勘探开发、关键设备、技术引进开发与创新的费用要给予免税。尽快设立国家重大科技专项,推动页岩气工程技术与配套设备的发展。同时,建立页岩气国家重点实验室,集中优势力量,加强协同攻关,对有利区页岩评价技术、钻水平井及分段压裂改造技术继续进行技术攻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