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篮球 > 正文

獐子岛扇贝又又又跑路了!高管降薪承诺成一纸空文?证监会和交易所看不下去了-

未知 2019-10-18 09:59

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2018年1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獐子岛两次业绩“大变脸”,市场将其形象的总结为:“扇贝跑了”、“扇贝又跑了”。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因扇贝跑路震惊A股一举成名的獐子岛,高管要终止降薪承诺?

2019年一季报,獐子岛净利润亏损4314万元,理由依然是扇贝跑路。熟悉的套路,熟悉的配方,但公司管理层却不愿意遵守之前的自愿降薪承诺了。

扇贝多次跑路闻名A股

2014年和2017年,獐子岛两次业绩大变脸,市场将其形象的总结为:扇贝跑了、扇贝又跑了。

2014年10月,獐子岛的扇贝突然跑了,震惊整个A股市场。当时,獐子岛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2014年巨亏11.89亿元。

到2018年1月,獐子岛扇贝跑路升级2.0版本。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预计2017年业绩由盈利0.9亿元至1.1亿元,变为亏损5.3亿至7.2亿元。最后,公司在年报中解释2017年亏损7.23亿元的原因是,海洋灾害导致扇贝瘦死。

扇贝跑路已经成为獐子岛固定戏码。

獐子岛2019年一季度亏损4314万元,理由依旧很熟悉,底播虾夷扇贝受灾,俗称扇贝跑路。

高管降薪承诺成一纸空文?

在2014年第一次扇贝绝收的时候,獐子岛管理层总裁办公会12名成员自愿降薪,董事长吴厚刚薪酬降为1元,其他高管有的降薪50%,有的降薪26%。

獐子岛高管们还做出了承诺,上述降薪方案直到公司净利润恢复至受灾前五年(2009年-2013年)的平均水平为止,也就是不低于2.66亿元。

而在此后的四年,公司净利润再没有恢复到平均水平,而是相差甚远。2015-2018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43亿元、7959.34万元、-7.23亿元和3210.92万元。

根据2018年报,獐子岛在2018年海洋牧场再次遭受损失的情况下,管理层却不愿意遵守之前的自愿降薪承诺了。计划终止2014年薪酬方案,并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新的薪酬激励方案。理由是公司需要更加科学的薪酬绩效体系,激发业务潜力。

深交所看不下去了,5月22日向獐子岛下发问询函:

在净利润没有恢复到2.66亿元的情况下,终止自愿降薪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

中证君查询了獐子岛近几年年报,将作出降薪承诺的一直在任高管的薪酬扒了扒,除了董事长吴厚刚2015年以后薪酬降为0以外,除去职务调整原因,其他高管薪酬并没有看出明显变化。难道公司的降薪承诺一直是喊喊口号?

年报非标被质疑收入真实性

除了高管薪酬,深交所还质疑獐子岛2018年收入的真实性。

因为年报糟糕的数据,审计机构无法对獐子岛2019年的持续经营能力做出明确判断,对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獐子岛在2017年也因为相同理由被出具保留意见,公司曾提出11项方案,力争2018年内消除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疑虑的因素,但现实却很打脸。

獐子岛2018年盈利3211万元后,2019年一季度就一把亏掉了4314万元。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说明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和合理性,并自查2018年度收入真实性,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和跨期转结成本的情况。

5月13日,獐子岛再度发布立案调查暨风险提示公告。獐子岛于2018年2月9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目前,中国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獐子岛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中国证券报欧阳春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