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足球 > 正文

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

未知 2019-05-15 09:50

“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

如果让你用诗词来描述初夏的天气以及你的状态,

恐怕以上两句最合适不过了。

曾经的万紫千红,悉数凋零,

就连春天最后的一丝眷恋——飞絮,也都落尽,

二分化为尘土,一分付诸流水。

迎面而来的夏日,散发着青春的味道,

却也让人无聊得发慌。

这种不可捉摸的“困人天气”,

从古自今都在撩拨着人们敏感多情的诗心。

一起品读朱淑真的《初夏》绝句:

初 夏

竹摇清影罩幽窗,

两两时禽噪夕阳。

谢却海棠飞尽絮,

困人天气日初长。

——宋·朱淑真

解析

关于诗的题目,不同的本子题名不同,如《千家诗》题为“即景”,《朱淑真集》题作“清昼”,《宋诗抄补》则作“初夏”。

关于作者,需要了解的是,朱淑真善诗词,词与李清照齐名,多感慨婚后生活之抑郁幽怨,充满感伤情绪(因嫁与一俗吏为妻,琴瑟不得和鸣)。父母将其不幸归结于诗词,便付之一炬,幸存下来的诗词百无一二。后人将其残存作品辑录,是为《断肠集》、《断肠词》。

这样的一个女子,在这样的一个夏日,很难有什么好心情。

首句“竹摇清影罩幽窗”,写幽居的环境,一个“清影”,一个“幽窗”,带有浓浓的夏的特色。窗子在竹子的笼罩下已显清寂,更何况那上面还映着随风摇曳的清影呢?身处这样的环境,朱淑真自然生不出“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的心思。

按说,如果窗外传来几声鸟叫,岑寂的气氛被打破,心情应该会好转吧。

“两两时禽噪夕阳”,作者用了一个“噪”字,可见心情非但没有变好,反而愈加烦躁不安起来。一方面,夕阳容易让人伤感,这是古诗词的一个传统。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两两时禽”,注意,是成双成对的鸟儿,它们和鸣锵锵,生活美满,而听者却是一个婚姻失意的独居妇人,由此对诗人来说,这声音实在太聒噪了。

三句依旧写景,“谢却海棠飞尽絮”,这种表达很舒服,让人莫名喜欢。海棠是比较晚开的,宋代诗人李弥逊说“海棠开后春谁主”,意谓海棠开后春天便到了尽头。而现在是初夏,海棠当然早已落尽。相比之下,柳絮杨絮开得更晚,如今连它们都飞尽了,春天当真已经走远了。

这种感觉很微妙,作者的情思似乎一直游离在春天和夏天的交汇处,她站在夏天里眷恋春天,好像在诉说着一种无法诉说的惆怅。

末句点出自己的感觉,但把重点放在“困人天气”四字上。初夏白昼渐长,人很容易产生慵懒无聊的情绪,排遣不掉,就干脆睡下,这是“困人”的表面意义。另外,这种天气又何尝不像李煜眼中的清秋一样,把人牢牢地锁在院子里,渐渐地,你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向往与追求……

根据朱淑真的经历推测,末句在写自己的孤独寂寞,也在感慨自己的可悲可叹的一生。

当然,21世纪的我们再来读这首诗,就不要盲目地随作者去感伤了。若有一日,当你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啥也不想做时,不如随口吟一句“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为自己的懒找一个美丽的理由,然而昏昏睡去,不也是一种享受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