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1768年,库克船长前往南太平洋执行了一项秘密任务_0

未知 2019-04-11 09:05

这位探险家250年前在《科学》杂志的赞助下前往塔希提岛,但他的秘密任务是继续英国的殖民计划。

那是1768年,欧洲为争夺海洋霸主地位而展开的战争。

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已经花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周游世界,寻找新的土地来征服,寻找新的资源来开发,但是太平洋——具体来说,是南太平洋——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未知的。

英国政府和英国皇家海军为了争当第一个宣称对新领土拥有主权的国家,提出了一个秘密计划:派一名海军军官进行一次据称是科学考察的航行,然后指挥他前往传说中的南方大陆进行征服之旅。

这份工作的人选是詹姆斯·库克,他是一名海军上尉,也接受过制图和其他科学方面的培训。

欧洲人已经知道太平洋上有自己的岛屿,其中一些拥有巨大财富的潜力。毕竟,费迪南德·麦哲伦早在1519年就成为第一个跨越太平洋的欧洲人,那时人们已经知道“香料群岛”(现在的印度尼西亚)位于太平洋。

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里,麦哲伦被其他十几位欧洲人追随——尤其是荷兰和西班牙的船长——其中一些人看到了澳大利亚的西海岸,另一些人认出了新西兰。但是广阔的太平洋,加上地图的不可靠性,意味着没有人能确定南方大陆是否存在或是否被发现。

即使在英国,库克也不是第一个把目光投向南太平洋的人。就在一年前,船长塞缪尔·沃利斯驾驶“海豚号”首次在塔希提岛登陆,并将该岛命名为乔治三世岛。至于英国政府,自1745年以来,他们就一直在宣传自己对该地区的兴趣。

当时,英国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如果发现传说中的北美哈德逊湾通往太平洋的西北航道,任何英国臣民都将获得2万英镑的奖励。

并非只有英国政府才有帝国主义的利益;荷兰探险家亚伯·塔斯曼已经在澳大利亚南海岸发现了一座岛屿,后来以他的名字塔斯马尼亚命名,西班牙人在智利西海岸的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上修建了防御工事。

但要做到这一点,同时又不引起人们对他们目标的过度关注,海军部需要另一个理由派船到太平洋去。英国皇家学会为这样一个诡计提供了绝佳的机会。科学小组成立于1660年,起初只是一群绅士的集合,他们有从事科学项目的兴趣和资源。

库克说,当英国皇家学会联系海军,要求他们派一艘船前往塔希提岛,观察将于1769年发生的金星凌日时,这似乎是一个完美的掩护。

1769年金星凌日是18世纪中期围绕日食的狂热版本。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国际项目之一。库克船长的船员,包括天文学家、插画家和植物学家,是76支欧洲探险队的一员,他们被派往世界各地的不同地点观察金星凌日。科学家们希望这些测量能帮助他们量化地球到太阳的距离,并推断出太阳系的大小。

作为“奋进号”的船长,库克于250年前的1768年8月26日离开普利茅斯,以便准时到达塔希提岛,完成1769年6月3日的过境。他的路线带着他穿越大西洋,绕过南美难以穿越的合恩角,向南太平洋进发。他随身携带着来自英国海军部的密封的秘密指示,这些指示要求他在完成天文工作后才能打开。

不幸的是,对科学家来说,在世界各地对凌日现象的实际观测大多是无用的。那个时期的望远镜造成了行星周围的模糊,扭曲了金星穿过太阳的记录时间。

但对库克来说,冒险才刚刚开始。托尼?霍维茨在《蓝色纬度》一书中写道:“库克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他何时打开英国海军部下达的密封密令的记录。”但是在1769年8月9日,当他离开波拉波拉岛和其他小岛时,库克将他的指示付诸行动。“向南航行,”他用惯常的简洁口吻写道。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库克继续遵循这些指示,总共在海上度过了1052天。他成为第一个环游新西兰两个岛屿并仔细绘制海岸线的欧洲人,并多次与居住在那里的土著毛利人取得联系。他还沿着澳大利亚东海岸旅行,再次成为第一个这样做的欧洲人。

1771年,当他和他的船员(无论如何,那些幸存下来的人)回到英国时,他们已经把大英帝国的疆域扩大到了几乎不可思议的程度。但是他并不总是严格按照他所写的秘密指示去做——他未经居民的同意就占领了这些新领土,并在接下来的两次探险中继续这样做。

即使库克控制了土著居民的土地,他似乎也承认土著居民是真正的人类。在他第一次去新西兰的旅途中,他写道:“当地人……是我们所见过的最强壮、体格健壮、精力充沛的人,他们都用红色的橡木桶和从头到脚涂满了油,这是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他们的独木舟又大又结实,上面有雕刻的图案。”

从加勒比到南美,从非洲到南亚,直到现在,多亏了澳大利亚的库克,“大英帝国永不落山”这句格言流传了下来。库克征服有人居住地区的远征,对数百万人产生了影响,他们永远不会真正看到这个声称拥有自己家园的国家。

几个世纪以来,库克的航行本质上是一项科学事业的神话一直存在,尽管很多人已经猜测政府参与了库克的航行。不过,直到1928年,《海军部机密指令》的完整版本才公之于众。如今,库克留给世人的遗产更多的是它的本来面目:一个披着科学外衣的帝国建设项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