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献礼母亲节:给,永远比,拿,愉快

未知 2019-05-15 09:50

说到母亲,你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幅画面是什么?

是系着围裙,每天游走在厨房里与油烟为伴的辛苦;还是踏着高跟鞋,不分日夜地在单位与电脑并肩作战的艰辛;是耳畔不厌其烦的唠唠叨叨,还是眼前聚少离多的忙忙碌碌。

母亲节将至,作为这个世界上最辛苦的一个“职业”,如今的母亲们,因为不同的生活方式,也有着各自不同的人生轨迹。俗话说,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那份爱与奉献,都是这世上永恒不变的存在。

在职妈妈的“时间赛跑”:事业与家庭孰轻孰重?

“说真的,有了孩子之后,别说什么逛街、聚会,现在的工作对于我来说就是保质保量完成任务,没有特别大的追求了,一心都在孩子身上。” 33岁的王子月是一名电视台记者,是一个拥有两岁宝宝的职场妈妈。

清晨5点半,闹钟响起。起床、洗漱、吸奶、做早餐;清晨6点天色微微亮起,又要喂奶、打包、哄孩子、出门……王子月说,这是她成为职场妈妈后每天雷打不动的清晨节奏。

因为孩子年龄还小,王子月最初也考虑过做一名全职妈妈,专心在家带孩子,但这个想法很快便打消了。“从小我的母亲就教育我,女孩子要有一份自己的工作,不管挣多少,经济必须独立。” 王子月坚定地说。

为了能让自己有更多时间照顾孩子,去年年初,王子月和老公商量后决定,白天将孩子交给父母照看,晚上再接回家中自己照顾。冬来暑往,平均一天下来,仅仅接送孩子的往返路程就比以前要多出20多公里。但是对于王子月来说,这是不得不承受的“甜蜜的负担”。

既要完成事业又要兼顾家庭,如何做到两者间的“选择和平衡”,应该是摆在所有在职妈妈面前的共同问题。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在职妈妈都能像王子月一样幸运,在西宁某公司担任“一把手”的马晓晓是两个女儿的妈妈,巨大的工作压力和沉重的家庭负担,让马晓晓精疲力尽。

“平时周一到周五,我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只能委托自己的父母照顾。有时候回到家,孩子都已经睡了,一天连句话都说不上。看着熟睡的小脸,心里特别不是滋味。”马晓晓说到这,一阵鼻酸。为了能陪伴孩子,马晓晓只能尽量把工作都安排在工作日,抽出周末的时间来陪伴孩子。

“我也尝试过让自己努力做到家庭和事业的兼顾,但是一路走下来,我发现自己并不是超人,不可能面面俱到。”对于事业心很强的马晓晓来说,既然选择了事业,对家庭肯定是有亏欠的。“我就只能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多给孩子们挤一些时间,起码这样,能弥补一些自己心中的愧疚。”马晓晓无奈地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何在面对“一地鸡毛”的生活琐碎中,扮演好母亲的角色,采访中,很多职场妈妈表示,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正如在职妈妈王玉所说,不能没有事业,更不能不顾家庭,新时代的在职妈妈真的是这世上最难的身份。现在她最头痛的就是小学一年级孩子的教育问题,只能把孩子交由社会教育机构代管。但是如何兼顾事业和家庭,王玉至今一筹莫展。

全职妈妈的得与失:有牺牲也有收获

初见58岁的李素芬,一身绿色修身旗袍,低跟复古鞋,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位年近六旬的阿姨,院子里的人都习惯称呼她为“李姐”。

80年代末,刚刚参加工作的李姐是西宁铁路段的一名会计,1990年迎来了她的第一个孩子。当时考虑到父母身体状况,李姐选择停薪留职,在家全心照顾孩子。这全职妈妈一当,就是25年。

先是带儿子,接着带女儿,早起做饭,送孩子上学,回家打扫卫生,接孩子放学……日复一日,孩子、老公、热炕头这样的生活节奏,消磨了李姐半辈子的青春。

“起初做全职妈妈肯定不适应,少一个人的工资,家里的生活品质肯定是下降的。”李姐说,这么多年多亏自己的心态好,提前享受退休生活是她常用的自我暗示法,“早晚的事儿”也是她经常调侃自己的口头禅。

“我们那个年代,当时的人都比较单纯,欲望也小,相夫教子作为一个女人来说是比较传统的想法。”李姐说。如今,李姐的女儿已经上了初中,儿子考取了当地的公务员,在她看来,这就是她含辛茹苦20多年的回报。正如李姐所说,她现在还等着带孙子呢。

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追求经济独立、实现个人理想”似乎是新时代女性的共识。相较于传统的相夫教子,在90后全职妈妈刘璐的眼中,并不甘心将全部青春倾注于家庭的“一亩三分地”,目前的回归家庭也并不会是她一成不变的生活轨迹。

“大学毕业后,我就开始带孩子了,你说现在让我出去工作,我还真不适应。”91年出生的吉林姑娘刘璐,2013年大学毕业后就跟随男朋友来到青海结婚生子。刘璐的老公是一名警察,由于工作性质,根本顾不上家庭。

这些年,刘璐又当爹又当妈,有时候看着在外工作的同龄人,内心也是说不出的滋味。“本来我就不是本地人,没有朋友,加上做全职妈妈,很少跟外界接触,刚开始的时候真的会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这是我要的生活吗?”刘璐坦言,这些年她也考虑过去工作,可是由于青海企业相对较少,没有合适自己的职位,这事也就一拖再拖。

“我就想,目前我还是专心当我的全职妈妈吧,等孩子上了小学后再出去工作,好在现在我可以兼顾了”。刘璐口中的‘兼顾’,就是她的手机,去年年底,刘璐在网上看到了“微商”这个赚钱方式,便动起做点小生意的念头。

“虽然我老公总说不用我挣钱,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要有点收入,不然长期下去,心里还是不踏实。”目前,90后的全职妈妈刘璐正在经营她的水果小生意,只需在家手机下单、电话交流,既能陪伴孩子,又能有自己的收入,刘璐在得与失之间正努力寻求着自己的生活。(杨阳 蒋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