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中国制造业为何会“被分手”?

未知 2019-07-11 10:53

  松下走了,西铁城走了,就连微软,也要走了。从2008年开始的与中国制造之间漫长的分手期,似乎终于到了签字画押的时刻。

  春节前夕,日本知名钟表企业西铁城在华生产基地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宣布清算解散,千余名员工被解除劳动合同,限期离厂。与此同时,微软则计划关停诺基亚东莞工厂和北京工厂,并加速将生产设备运往越南工厂。微软在东莞和北京两地的关厂,将总共裁员9000人。

  这已经不是世界名企与中国制造第一次闹分手了。在金融危机之后漫长的8年里,世界名企与中国制造的分手剧情,似乎已经演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为什么低端制造业出走东南亚和印度,高端制造业也准备回老家安心发展了呢?这还要从中国制造为什么会被分手聊起。

  出走东南亚和印度的低端制造业

  近两年,英特尔公司在越南建立了一个组装与测试工厂,香港利丰公司则将产品生产转移到越南,越南取代中国成为耐克鞋最大的生产基地。优衣库、耐克、富士康、船井电机、歌乐、三星等知名企业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快撤离中国。

  AlixPartners的研究报告指出,到2015年,中国制造业成本将赶上美国,竞争优势不再。同时,越南、印度、墨西哥与东欧等国家和地区以比中国更低的成本优势,成为接纳工业发达国家产业转移的新阵地。罗兰贝格公司的研究也表明,中国一些产业正发生着转移,从中国制造转向越南制造,包括石油化工、照相机、钟表、服装、笔记本、玩具等产业。

  让我们从以下几组数据,来看看向来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制造,怎么就被撼动了霸主的地位。

  从2005年至2010年,中国工资涨幅达69%。而同样条件下,越南的生产成本比中国低15%至30%;越南工厂工人的平均月薪约为136美元,印度尼西亚约为129美元,而中国工人已达413美元的平均月薪,是越南和印尼的三倍以上;人民币汇率浮动,导致外企在华成本全面上升;中国本土企业的崛起导致其近市场抢占中国市场份额的经营模式逐年下降。本土企业更接近消费者,物美价廉的替代产品受到青睐。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在同等条件下,曾经被誉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制造业,尤其是低端制造业,其成本优势已经不在。微软诺基亚、松下等国际知名企业撤离中国的生产能力绝大多数都是低端制造,也是中国下一步需要调整的产业;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在这些领域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本土企业已经完全有能力与这些国际知名企业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它们的盈利空间和市场竞争能力大大下降了。

  回老家的高端制造业

  随着海外劳工成本的上涨,以及超长供应链等多种因素带来的挑战,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正在考虑或已经将原先位于海外的生产基地搬回美国本土,越来越多的制造业产品正在摇身变为美国制造,其中包括消费品巨头佳顿、工程机械制造商卡特彼勒、汽车巨头福特公司等。在早先的调查中,曾有14%的企业明确打算将部分制造业迁回美国本土,三分之一的受访企业则表示正在考虑为回流采取措施。而2015年开年,已有主要生产高端产品的美国、日本、德国等制造强国的企业,陆续撤出中国,回流母国进行生产。

  高端制造业,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中重点关注的方面。看过了低端制造业与中国制造说再见的原因,再让我们来看看高端制造业怎么也忍心说分手。

  本国经济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后开始复苏,订单量加大,制造业成为经济复苏的推手与解决就业问题的主要渠道;制造业技术要求不断加强,需要促进产学研合作,充分发挥大学、研究机构、知识密集的中小企业、制造企业等不同参与主体的作用。此外,由于先进技术的研究需要巨大的投入,而且在其成为有商业价值的产品之前历时很长,企业往往缺乏足够财力支撑先进技术的研究。返回本国生产,能够得到政府资助,减少跨国生产中的成本增加等问题;回迁后高端消费领域企业生产成本降低,利润更高。

  高端制造业作为工业化发展的高级阶段,是一个国家具有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的产业。在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自进入工业化社会以来,制造业兴国就一直是各国倚重的战略要点之一。在脆弱的国际金融与经济条件下,制造业的充分发展能够有效地抵抗经济不振带来的负面影响。

  有制造业撑腰的德国,度过欧债危机时显然比其他欧洲国家要容易得多,成为欧洲经济的一枝独秀。其汽车及其配套工业、机械设备制造工业、电子电气工业化以及化工业作为其四大产业支柱,使其能够与美国等国家争夺高端制造业的国际市场,形成出口优势。

  目前,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制造业比重呈现下降趋势,但高端制造业仍然是这些国家保持世界领先水平的关键,也是这些国家发展的重点。如苹果公司在华的生产,始终以手机和部件组装为主,其设计与产品研发部门仍然在美国,并逐渐将新生代产品的组装和生产转移回本土。在中国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的今天,制造业中的含金量已经比制造出大量的商品来得有价值得多。

  分手以后,中国制造会怎样

  经济体系不健全,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来说,是致命伤。委内瑞拉近日出现的石油换卫生纸的现象,正是一个国家经济体系不完全的表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由于廉价劳动力大量涌向城镇,人民收入水平较低导致的消费力下降,使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形成了低端制造业为主的出口型导向经济。但近年来,此类导向的经济模式的生命力正在衰退。

  低端制造业的出走,就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来看,是必然的趋势,也是促进中国经济转型的一大因素。沉迷于粗放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对当下的中国经济而言,并非益事。而高端制造业的出走,则将新产品,新科技带出了中国,这对于正在向集约型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中国来说,无疑是不小的打击。

  从这个层面来看,外企撤离中国的负面后果也不必过分夸大。而高端制造业的外资回归本土,对中国制造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这意味着中国制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会遭遇到强劲的对手。因为在技术、品牌竞争方面,中国并没有竞争优势可言;而随着用工成本的上升,中国制造业一直以来所依赖的成本优势,已经逐渐丧失。

  这波外企撤离中国,从长远来看影响不大,但就眼前特别是2015年来说,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是不能忽视的。中国经济正处于困难状态,如果外企再大量撤离,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新的冲击。所以,如何通过改善投资环境、进一步重视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发展,需要引起高度的重视。

  2015年,中国,进入制造业发展的真正考验期。

标签